国产精油制作联盟

陈明:说说《伤寒论》中的“水”病

北京弘医堂中医医院2018-06-20 20:46:57

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,免费获取最传统的中医养生,实用的生活百科知识。


       机体水液代谢平衡,人体生命活动才能正常,一旦代谢失衡,就易导致“水”病。“水”病可能表现为身体某个部位的水肿,也可能表现为胸水、腹水等。《伤寒论》中对水液病的治疗有许多经典方剂。



       有位东北来的老年女性患者,患眩晕症,诊为“梅里埃病”,已得病半月。发作时天旋地转,站立不稳,恶心呕吐,吐出物尽是白白、黏黏的涎沫,躺在床上连眼睛也不敢睁。就诊时须由两人搀扶,否则必坐立不稳倒地,问话时两目紧闭,不敢出声作答,否则呕吐。望诊可见其舌苔白滑而腻。中医认为,此状多属痰饮上犯清窍,属水液代谢失常类疾病。



阳气不足导致水液病发生


       人体的水液代谢失常,会表现出许多病症,包括水、湿、痰、饮引起的诸多病症,可导致各个系统出现问题。水、湿、痰、饮等的滋生,统称为水液代谢失常病症,一般认为,湿聚为水,水聚为饮,饮聚为痰。稀者为饮,稠者为痰。但临床上有时难以截然划分,所以有“水湿”、“水饮”、“痰饮”、“痰湿”等不同名称。


       那我们喝进去的水是如何在体内代谢运行的呢?正常的水液在体内运行必须以“气”的形式,也就是液态的水必须转变成气态的“气”才能运行到全身,而要将水变化为气,就需一种动力——火,生理的火就是人的阳气,阳气的温煦、蒸化作用促使水转变成气,这就像一锅凉水变成水蒸气就必须加火一样,这个过程中医称之为“气化”。


       如果阳气不足,体内水液就不能转换成气,而停聚在身体的某一个部位导致病变。如停聚在松软的皮肤组织下导致水肿,或是停聚在胸、腹腔导致胸水、腹水,也可能停聚在内脏,形成五脏水病。故水病的发生,很大程度上是由于阳气或者说“火”的不足,因此在治疗水肿这些疾病时,往往加些温阳的药物,以促使水尽快转为气运转全身。正如张仲景所说:“病痰饮者,当以温药和之。”



《伤寒论》治水液病层次分明


       《伤寒论》治水液病基本上分为三个层次:化水(饮)、利水、逐水,可谓层次分明。


       当水湿不甚,可采用温阳化气的方法治疗,就是通过用温阳药或芳香药将水湿或水饮蒸化掉,犹如天下小雨,刚湿地皮或地之小凹处积水,太阳一照,则即刻蒸发一样,这叫做化湿法、化饮法,《伤寒论》中的茯苓甘草汤、苓桂甘枣汤基本属于这类方剂。


       当水停渐多,比如有一小坑水,只靠温化难以速去、尽去,这时便要燥湿、渗湿。燥湿就是用干燥的药物祛湿;渗湿就是用土填坑,使水渗到土内的过程,所以渗湿就是用补土的药。脾属于土,补脾就是补土,就是使用健脾的药达到渗湿的目的,甚至有的药就是要用黄土来炒,如土炒白术等,《伤寒论》中的苓桂术甘汤、理中汤等属于这类方剂。但通常情况下化湿、燥湿、渗湿是联合使用,不做绝对划分。


       如果体内水湿较多,用上述方法难以祛除,比如有一大坑水,用土渗的方法就有些费时、费事了,这时最好是疏通排泄,这就是利水的方法,《伤寒论》里的五苓散、真武汤、猪苓汤属于这类方剂。


       但如果水湿太重,甚至泛滥成洪水,或排泄道路堵塞严重,那就要强力疏导泄洪了,这就是中医的逐水方法了。需要注意的是,逐水类药物有强烈的泻下作用,服用后不仅小便明显增多,而且大便也往往一泄如注,使用时应特别小心,中病即止。《伤寒论》中的十枣汤、牡蛎泽泻散属于这类方剂。



苓桂术甘汤治“水心病”


       其实,苓桂术甘汤不只是对眩晕的治疗有特效,对消化系统疾病以及水气上冲型心脏病而言,此方也是不可多得的方剂。我的老师、已故著名伤寒学家刘渡舟先生把这个方子用得非常神奇,根据“气上冲胸”的记载,治愈了许多水气凌心的心脏病,刘老把这一型心脏病命名为“水心病”。


       望色:多见面色黧黑,此为“水色”。病重者,在颧、颊、鼻柱、唇围、下颏等处,或皮里肉外出现类似色素之黑斑,名为“水斑”。


       察舌:舌质淡嫩,苔水滑欲滴。


       切脉:或弦,或沉,或沉弦并见,病重者见结代或沉弦不起。


       辨证:

       (1)有水气上冲之候。病人自觉有一股气从心下上冲胸咽;


       (2)胸痛胸闷,夜间为甚,遇寒加重,多伴有咽喉不利,如物梗阻。曾有个50岁男性病人,经常咽喉哽咽,一直按慢性咽炎治疗,过一段时间,脸颊出现黑斑。突然有一天,发生心绞痛,送医院治疗,冠状动脉堵塞,放了三个支架;


       (3)心悸,多发于晨起、夜卧、饮食之后,或伴有左侧颈部血脉胀痛;


       (4)短气。表现为动则胸闷发憋,呼吸不利,甚则冷汗自出。

他曾收治一个40多岁男性病人,形体肥胖,患“冠心病”、“心肌梗死”而住院,救治两月有余,功效不显。来诊时见心胸疼痛,心悸气短,多在夜晚发作。每当发作之时,自觉有气上冲咽喉,顿感气息窒塞,有时憋气而周身出冷汗,有死亡来临之感,颈部的血脉也随气上冲而胀痛不休。舌苔水滑欲滴,脉沉弦,偶见有结象。辨证为水气凌心之“水心病”,由心阳不足,血脉不利所致。用苓桂术甘汤原方,服3剂,气冲得平,心神得安,诸症明显减轻。但脉仍有结象,犹显露出畏寒怕冷的阳虚症。于上方中加附子、肉桂,以复心肾阳气。又服3剂后,手足转温,不再恶寒,但仍时有心悸、气短症状,再于上方中加入党参、五味子,以补心肺脉络之气,连服6剂,诸症皆愈。


医师简介

陈明

教授 主任医师

从医30余年,师从于我国著名中医药学家刘渡舟教授,一直从事医圣张仲景学术思想研究。


临床善用经方治疗内科、妇科及儿科杂病,尤对脾胃病、肠道疾病、肝胆病、心脏病、高血压病、糖尿病、发热性疾病、咳喘、痛风、风湿类疾病、失眠、头痛、皮炎、湿疹、荨麻疹及妇科月经不调、带下病、小儿发热、咳嗽、厌食、消化不良等疾病有独特疗效。


本文原载于人民政协报,版权归相关权益人所有。此篇图文仅作公益性分享,意在分享积极健康的内容供大家学习参考。此文一切功德,皆悉回向文章原作者和各位读者。如有侵权请联系小编更正或删除。

点击下方“阅读原文”查看更多精彩内容